当前位置:tinet.com.cn历史刘表的一生都是什么样的?止步于荆州又是为何?
刘表的一生都是什么样的?止步于荆州又是为何?
2022-10-04

刘表东汉末军阀,字景升。以上问题趣历史小编将在下文为大家一一揭晓。

在东汉末年,刘表这位诸侯的评价可谓褒贬不一。一方面,刘表年少成名,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北军中侯,而在荆州刺史王睿死后,刘表受命前去担任荆州刺史,可是朝廷并没有派一兵一卒保护刘表。也即刘表单骑入荆,迅速控制了除南阳郡外的荆州七郡。另一方面,在坐镇荆州,拥兵10万的基础上,刘表的一生却止步于荆州。

对此,谋士贾诩表示:“表,平世三公才也;不见事变,多疑无决,无能为也。”

谋士郭嘉表示:“表,坐谈客耳。”

而曹操则指出:“我攻吕布,表不为寇,官渡之役,不救袁绍,此自守之贼也,宜为后图。刘表自以为宗室,包藏奸心,乍前乍却,以观世事,据有当州。”

因此,非常明显的是,刘表为人性多疑忌,好于坐谈,立意自守,而无四方之志,从而一直没有争霸天下。尤其是在官渡之战期间,刘表更是错失良机,让后人也为之唏嘘不已。

首先,东汉末年,刘表来到荆州后,单马入宜城,与延中庐县人蒯良、蒯越及襄阳人蔡瑁等共谋大略。在斩杀请宗贼五十五人之后,刘表迅速控制了除南阳郡外的荆州七郡。初平二年(191年),袁术派孙坚进攻刘表,刘表派江夏太守黄祖在樊城、邓县一带迎战。到了公元192年,孙坚被刘表的部下诛杀。建安元年(196年),张济因军中缺粮,于是出兵到荆州牧刘表处掠夺,攻打南阳郡的穰城,中流矢而死。也即除了孙坚,张济(侄子是张绣)这位汉末诸侯,也被刘表所斩杀。

因此,诛孙坚斩张济,无疑体现出刘表强势的一面。在执掌荆州期间,刘表远交袁绍,近结张绣,内纳刘备,据地数千里,带甲十余万。在东汉末年,刘表是完全有能力和曹操等诸侯争霸天下。但是,实际的情况是刘表自来到荆州之后,就一生止步于荆州了。对此,在笔者看来,究其原因,主要分为以下几点。

一方面,这是因为荆州地处四战之地,荆州牧刘表所面临的外患,促使其无法去和曹操等诸侯争霸天下。公元192年,孙坚与刘表作战时阵亡。在此背景下,不管是孙策还是孙权,都将荆州牧刘表视为自己的仇敌。况且,荆州正好处在江东的上游,对于江东孙氏来说,想要确保自身的安全,就必须拿下荆州,这也是孙权背叛孙刘联盟,偷袭关羽的重要原因。因此,在刘表执掌荆州期间,无疑遭到了孙策、孙权的多次进攻,虽然大部分进攻都被成功抵挡了,可是,这都是建立在荆州主力没有外出的前提下。如果刘表真的率领主力北伐中原,如同关羽北伐襄樊一样,难保不会因为后方空虚,从而给江东孙氏以可乘之机。也即出于自保的要求,荆州牧刘表不敢出兵争霸中原。

除了东边的江东孙氏,荆州的南方,也不怎么太平。

《后汉书·卷七十四下·袁绍刘表列传下》中记载:三年,长沙太守张羡率零陵、桂阳三郡畔表,表遣兵攻围,破羡,平之。

建安三年(198年),长沙太守张羡率零陵、桂阳三郡叛逆刘表,刘表遣兵攻围,连年不下。后张羡病死,长沙人又立其子张怿为主,于是刘表攻下张怿。在平定荆南之后,刘表与交州牧张津之间渐生仇隙。在建安四年至八年间(199年—203年),张津对刘表连年用兵,这无疑也给刘表带来了比较大的困扰。对于东汉末年的交州来说,主要包含今广东、广西等地,也即正好处在荆州的后方。

如同诸葛亮是先平定南中,再北伐曹魏一样,刘表在没有一个稳定后方的前提下,自然是不敢轻易北伐中原。建安八年(203年),张津被部下杀害,曹操为了牵制刘表,以汉献帝刘协的名义拜交趾太守士燮为“绥南中郎将,董督(交州)七郡,领交阯太守如故”,对于曹操的这一举动,旨在抗衡刘表在交州的势力。

最后,另一方面,对于刘表来说,不仅有江东孙氏、荆南、交州等外患,还有内忧需要解决。公元200年,袁绍和曹操两大诸侯之间爆发了官渡之战。彼时,虽然曹操势力不如袁绍,但是,因为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优势,所以荆州望族出身的蒯越以此劝刘表,也即希望刘表归顺曹操。对此,刘表胡亦不觉,便派遣韩嵩往见曹操,以观虚实。韩嵩从许都回来后,指出曹操威德并立,是真正的明主,便劝刘表遣子入质。刘表却因而怀疑韩嵩反为曹操做事,大为愤怒,准备要杀韩嵩。对此,在笔者看来,这说明曹操在掌握汉献帝刘协之后,已经撬动了刘表的部分手下。

从刘表的角度来看,在已经有部分手下准备归降曹操的背景下,如果贸然出兵北伐,搞不好就是这些人和曹操来一次里应外合,自己不但要失去荆州牧的宝座,甚至会有性命之忧。而这,自然也能理解刘表为什么要收留刘备了,因为刘备是坚决反对曹操的势力,在刘备来到荆州后,无疑可以平衡荆州内部投降曹操的势力,对于刘表来说,这无疑有助于防止自己被意欲投降曹操的势力推翻。总的来说,在内忧外患的基础上,荆州牧刘表虽然坐拥荆州七郡,带甲之士十余万,但是他还是一直没有争霸天下。不过,相对于袁术、吕布、公孙瓒等诸侯,荆州牧刘表至少在生前保住了自己的地盘,并且获得了善终的结局,这已经是汉末诸侯中相对不错的结果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