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tinet.com.cn历史揭秘:专职司机夏侯婴的传奇经历
揭秘:专职司机夏侯婴的传奇经历
2022-09-23

公元前206年盛夏,汉中南郑(今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区),十四名罪犯被执行死刑。监斩官夏侯婴一声令下,囚犯们被依次处死。韩信毫无惧色,昂首挺胸仰视夏侯婴,大声喊:“汉王不想夺取天下了吗?为何要斩杀壮士!”

夏侯婴“奇其言,壮其貌”,自作主张“释而不斩。”在与韩信交谈后,夏侯婴被他的雄才大略震惊,介绍他与萧何认识,又极力向刘邦推荐。刘邦敷衍了事,给韩信封了个小官。韩信一怒之下单人独骑逃走,萧何上演“月下追韩信”的好戏,夏侯婴闻讯飞马赶到,与萧何一起劝回韩信。在夏侯婴与萧何力谏下,刘邦终于决定拜韩信为大将。韩信挥师东出,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,为刘邦夺取天下立下不世奇功。

然而,饮水思源,没有夏侯婴的慧眼识才,便不会有韩信的兴汉灭楚,更不会有西汉的长治久安。

(一)专职司机

夏侯婴与刘邦同乡,最初在沛县县衙养马驾车。他每次驾车送走客人后,都会顺路到泗上亭,与亭长刘邦喝上几杯,聊上半日。由于工作表现出色,夏侯婴被录用为试用县吏,成为有身份的人。

刘邦天性顽劣,在一次开玩笑时手脚没轻没重,误伤了夏侯婴,被人到县衙告发。刘邦深知身为亭长,伤害他人会受到法律严惩,便一口咬定并未伤害夏侯婴。夏侯婴义字当先,出庭证实并未受到刘邦伤害。夏侯婴因涉嫌诬告而被关押年余,挨了数百大板,以高昂代价换来刘邦的平安无事。

刘邦率百余人攻取沛县后,夏侯婴与萧何等人共同拥立刘邦为沛公。夏侯婴被刘邦“赐爵七大夫”,任命为太仆(官名,九卿之一,掌皇帝的舆马和马政,皇帝的专职司机。因此时刘邦尚无称帝之心,故太仆当视为他的专职司机。)夏侯婴发挥善于驾驭的特长,组建战车部队,跟随刘邦攻胡陵、击秦军、战章邯、破赵贲。他作战勇猛,时常驾车冲锋陷阵,最终入关灭秦。鸿门宴上,刘邦逃出生天,“置车骑,脱身独骑。”夏侯婴与樊哙等“四人持剑盾步走”,护送刘邦安全回到军营。

刘邦被项羽封为汉王后,“赐婴爵列侯,号昭平侯,复为太仆,从入蜀、汉。”

(二)营救太子

刘邦回军平定三秦后,公开与项羽叫板,开始楚汉相争。夏侯婴跟从刘邦攻击项羽。“至彭城,项羽大破汉军。”刘邦见大事不妙,急忙令夏侯婴调转车头,火速脱离战场逃命。

途中,夏侯婴看见刘邦年幼的儿子刘盈及鲁元公主,急忙刹车,把两个孩子抱进车厢。此时,追兵遥遥可见,驾车的马匹跑得筋疲力尽。刘邦为减轻重量,竟然狠下心肠,一脚把两个亲生骨肉踹下马车,想让他们自生自灭。夏侯婴听到哭声,跳下车又将两个孩子抱入车厢。刘邦趁夏侯婴不注意,再次把孩子们踹下车,夏侯婴又把孩子送回车里。刘邦气急败坏,十多次想杀了夏侯婴。幸亏苍天有眼,追兵将至时,马匹体力开始恢复,奋力奔跑,终于摆脱追兵,刘邦“卒得脱”。

此后,夏侯婴“复常奉车从击项籍,追至陈,卒定楚。”刘邦称帝后,夏侯婴作为开国元勋,终于出任名副其实的太仆一职。

(三)义救季布

季布是项羽麾下著名猛将,楚汉相争时曾多次率部打得刘邦屁滚尿流。刘邦对他恨之入骨,称帝后曾悬赏千金缉拿季布,且明令“敢有舍匿,罪及三族。”

季布自知罪孽深重,隐姓埋名辗转藏匿至周氏家。周氏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后,把他夹在数十名家僮中卖给鲁地朱家。“朱家心知是季布,乃买而置之田”,并告诫儿子:“种田的事儿必须听从此人意见,你一定要尊重他,与他吃同样的饭菜!”

朱家乘坐轻便马车至洛阳,求见夏侯婴。夏侯婴“留朱家饮数日”,朱家看出他的确是忠厚长者,于是壮着胆子问:“季布到底犯什么弥天大罪,致使皇上迫不及待要抓获他?”夏侯婴实话实说:“季布多次替项羽围困皇上,所以皇上对他无比怨恨,非要抓到他!”朱家话锋一转:“先生,您觉得季布是个怎样的人?”夏侯婴由衷赞赏:“贤者也!”

朱家继续道:“两雄相争,臣子各为其主。季布效忠项羽围困皇上,完全是分内之事。皇上难道要将项羽当初的臣子赶尽杀绝?皇上刚刚夺取天下,就因个人怨恨追捕季布,这岂不是向天下人显示自己气量狭小吗?何况季布能文能武,如果把他逼得北逃匈奴或南窜越地去资助敌国,岂不是重蹈楚平王逼反伍子胥的覆辙?您可否找个机会向皇上陈述利害关系?”

夏侯婴久闻朱家有大侠美名,心知季布此时必然藏匿在他家中,于是答应劝说刘邦。他把朱家的话转述刘邦后,刘邦从谏如流,“乃赦季布。”他当即召见季布,宣布赦免其罪,并“拜为郎中(帝王侍从官)。”

(四)再立新功

刘邦称帝当年深秋时节,“燕王臧荼反。”夏侯婴跟从刘邦平叛,次年又随刘邦逮捕楚王韩信。他还随周勃攻打代地,一直打到武泉、云中。

夏侯婴随刘邦在晋阳附近击败隶属于韩王信的匈奴骑兵。当汉军追击败军至平城时,遭到大批匈奴骑兵团团围,足足被困七天,汉军岌岌可危。刘邦采纳陈平建议,给匈奴冒顿单于的阏氏献上无数礼物,恳求阏氏说情。冒顿因无实力吃掉汉军,于是顺水推舟答应网开一面。

刘邦绝处逢生,大喜过望,车马才驶出平城城门,便令夏侯婴驱车快派跑。夏侯婴一口拒绝,拉着缰绳让马缓慢行走,并令弓箭手拈弓搭箭向外防御。匈奴见刘邦车马心闲气定,戒备森严,亦不敢贸然攻击。刘邦在夏侯婴精心安排下,“卒得脱。”

其后,夏侯婴又随刘邦在勾注山和平城南大破匈奴骑兵,“三陷阵,功为多。”在平定陈豨、黥布叛乱中,他冲锋陷阵,再立新功。

汉惠帝即位后,与母亲吕后始终感念夏侯婴当初的救命之恩,“乃赐婴县北地第一,曰‘近我’,以尊异之。”

“(夏侯)婴自上初起沛,常为太仆。”他历侍汉高祖、汉惠帝、吕后及汉文帝。他杀敌当先锋,慧眼识韩信,半途救太子,平城保刘邦,为义救季布。汉建后,他以太仆身份,内随刘邦平定异姓王叛乱,外与刘邦抗击匈奴骑兵,为汉初社会稳定做出了卓越贡献。大老粗刘邦将为其打江山的功臣们喻为“功狗”固然粗鄙,但以此而论,夏侯婴就该是一条为大汉作出特殊贡献的藏獒。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:没有夏侯婴,就没有大汉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