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tinet.com.cn历史柳敬言为什么会嫁给陈宣帝?她的一生有多谨慎小心?
柳敬言为什么会嫁给陈宣帝?她的一生有多谨慎小心?
2022-06-28

下面由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柳敬言的故事,感兴趣的小伙伴接着往下看吧。

汉光武帝刘秀在创业过程中有一位贵人,那就是真定王刘扬,他给了刘秀夺取河北极大的助力,但是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,刘扬帮助刘秀有一个前提,那就是迎娶他的外甥女郭圣通,而此前刘秀刚刚迎娶了思慕的姑娘阴丽华,为了天下霸业,刘秀忍痛迎娶了郭圣通,而阴丽华也退居为妾室,后来光武帝夺取天下,十数年后废郭圣通改立阴丽华,正妻终于归位,而对于郭圣通,刘秀自然也不会无情,依旧以礼供养,郭氏一门仍然显赫当朝。

南朝陈宣帝柳皇后的前半生与郭皇后何其相似,但是她善加利用阴丽华的人设化解了一次次危机,最终没有走上郭皇后的老路,当上了皇太后,在那个乱世之中,她几经沉浮,即使是国破之后,她也积极谋划,为一个倾覆的皇室赢得了“守宰遍于天下”的局面。

出身高门,被舅舅嫁给有妇之夫

柳皇后的本名叫敬言,出身河东柳氏,她的家族虽然名气上不如琅琊王氏和陈郡谢氏等顶级豪门,但在南朝时期也是绝对的高门大族。

柳世隆,字彦绪,河东解人也。祖凭,冯翊太守。父叔宗,早卒。世隆少有风器。伯父元景,宋大明中为尚书令,独赏爱之,异于诸子。—《南齐书柳世隆张瑰传》

柳姑娘的曾祖父是南齐宰相柳世隆,世隆之伯柳元景乃是刘宋的宰相,到了南梁时期,柳姑娘的爷爷担任秘书监,父亲柳偃是鄱阳太守,别看只是一个太守就小觑了柳偃,当时,梁武帝萧衍为了拉拢柳家,将女儿长城公主嫁给了柳偃,后来就生下了女儿柳敬言,柳敬言的年少岁月是无忧无虑的,家族繁荣,母亲是当朝公主,作为家中的独女,她自然是受到了父母的爱护。史书记载柳敬言“美姿容”、“性谦谨”,放到今天来说,就是一位安静的美人,不仅性子好长得好,还相当有能力,在父亲去世后,她担负起了理事之责,处理家事有若成人。

侯景之乱,后与弟盼往江陵依梁元帝,元帝以长城公主之故,待遇甚厚。及高宗赴江陵,元帝以后配焉。—《陈书后妃传》

随着一场变乱的发生,改变了柳敬言和柳家的命运,这就是震动天下的侯景之乱,外祖父梁武帝饿死、三舅舅简文帝被废杀,曾经繁花似锦的建康城一片腥风血雨,值此时,柳敬言决定去投奔在江陵即位的七舅舅萧绎,也就是后来的梁元帝,当时陈霸先等人的勤王大军已经基本消灭了侯景,萧绎是整个南梁名义上的皇帝,元帝对外甥和外甥女还是相当不错的,看着外甥女已经二十多岁还没嫁人,便想着给她找个好人家。

当时,陈霸先镇守京口,实力强劲,于是元帝便让他把儿子陈昌和侄子陈顼送到江陵任职,说得好听是提拔任用,说白了就是人质,当时,陈顼恰好比柳敬言年长一岁,而是又高又帅,还颇善骑射,元帝一眼就相中了他,于是他以皇帝之名将外甥女许给了陈顼。

其实,陈顼在老家已经娶了妻子,可是这毕竟是皇帝赐婚,自己实际上又是人质,寄人篱下,他哪敢拒绝,于是便迎娶了这位世家千金、公主爱女,次年,柳敬言就为陈顼生育了长子。按说陈顼已经二十多岁了,娶亲也应有几年了,可偏偏直到娶了柳敬言才有了儿子,这或许就是某种天意。

明年,江陵陷,高宗迁于关右,后与后主俱留穰城。天嘉二年,与后主还朝,后为安成王妃。—《陈书后妃传》

好日子总是短暂的,仅仅一年后,西魏大军攻陷了江陵,元帝投降被杀,陈昌和陈顼因为是陈霸先的子侄,宇文泰认为有利可图,于是命人把他们带回了关中,而柳敬言母子被安置于穰城,这种寄人篱下、惶惶不可终日的日子过了七年,想来陈叔宝后来之所以性格如此怯懦和儿时的这段经历不无关系。

当柳敬言再次回到江南,回到建康时,早已经是“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”,但好在当朝皇帝就是丈夫陈顼的亲哥哥陈蒨,他封陈顼为安成王,柳敬言自然也就成为了王妃。

从王妃到皇后,华贵转身后的心酸

陈顼是一个野心勃勃之人,他在朝廷上借着哥哥陈蒨的信任逐步发展势力,在王府中,他广添美人,王府中从秋至冬,从春至夏,儿啼之声从未断绝,而陈顼也因此成为了历史上子女最多的帝王之一,柳敬言能做的唯有操持家务,宽容待下。数年时间,陈顼的权势不断增长,尤其是陈文帝去世后,陈顼逐渐清除异己,开始了大权独揽。

十一月甲寅,慈训太后令废帝为临海王,以高宗入纂。—《陈书宣帝纪》

光大二年(568年)十一月,陈顼以叔母章太皇太后的懿旨废黜了侄子陈伯宗,自己登临皇位,尊叔母为皇太后,皇嫂沈氏为文皇后,立王妃柳氏为皇后,世子陈叔宝为皇太子。

柳敬言成为了皇后,儿子又是皇太子,按说她也应该安享太平了,可是她却更加谨慎小心,她深知,曾经引以为傲的母家柳氏已经败落,母亲这位前朝公主留给她的光环已经黯淡,在深宫之中,陪伴的丈夫又是一位心思难以琢磨的帝王,她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走了光武帝郭皇后的老路,陈顼可没有光武帝的气度,此时的柳家也远不及当时的郭家,她一旦被废下场也不会好。

初,高宗居乡里,先娶吴兴钱氏女,及即位,拜为贵妃,甚有宠,后倾心下之。每尚方供奉之物,其上者皆推于贵妃,而己御其次焉。—《陈书宣帝纪》

柳皇后的危机感就不是无中生有,她的主要对手已经出现了,其一就是地位仅次于她的钱贵妃,钱贵妃不是别人,正是陈顼的原配妻子,陈顼当年迫不得已迎娶了柳敬言,如今他当上了皇帝,对自己的结发妻子却是愈加宠爱,他效仿光武帝将元妻列为仅次于皇后的位置。柳敬言作为世家之女,《后汉书》又岂会没有涉猎,为了避免走上郭皇后的老路,她更加谦谨,对钱贵妃很是尊重,凡有外间供奉,她都把最好的送给钱贵妃,自己拿其次的。

她对家人的要求也很严格,不为家人请官,也不轻易赏赐家人。或许陈顼心中也曾想过效仿光武帝废后事,但柳敬言做得让人挑不出毛病,想废后连个理由都找不到。太建十二年,钱贵妃之子陈叔献病逝,失去了儿子的她虽然还是贵妃,但已经威胁不到柳皇后的地位了。

柳皇后的第二个对手是彭贵人,她是陈顼次子陈叔陵生母,地位仅次于柳皇后和钱贵妃,彭贵人其实没有什么优势,她出身不如柳皇后,又不像钱贵妃那样是丈夫的原配,或许因为她的儿子是次子,在继承权上仅次于陈叔宝,而且从她的地位来看,陈顼还是相当宠爱她的。

可是彭贵人命运不济,在太建十一年去世,她的儿子陈叔陵给她在梅岭选了一块风水宝地,却不想是东晋名相谢安之墓,陈叔陵不管三七二十一,愣是把谢安挖走,把母亲安葬,此时的陈叔陵恐怕万万没想到他对母亲的孝心会酿成何等恶果。

从皇太后到亡国夫人,没有沉沦的谋划

太建十四年(582年),柳敬言的夫君陈顼去世,谥号宣帝,本以为战战兢兢的日子总算熬到头了,郭皇后被废的命运并没有降临在她身上,可是夫君刚刚去世,国家就又要风雨飘摇。

陈宣帝去世前,长子太子陈叔宝、次子始兴王陈叔陵和四子陈叔坚在旁侍候,宣帝咽气后,陈叔陵拔刀想要谋害哥哥陈叔宝,被弟弟陈叔坚阻挡,只是刺伤了陈叔宝,一番拉扯之下,柳皇后和太子乳母吴氏救下了陈叔宝,陈叔陵赶忙出宫起兵叛乱。

后主即位,尊后为皇太后,宫曰弘范。当是之时,新失淮南之地,隋师临江,又国遭大丧,后主病疮,不能听政,其诛叔陵、供大行丧事、边境防守及百司众务,虽假以后主之命,实皆决之于后。—《陈书后妃传》

由于陈叔宝被刺伤,暂时不能理政,而早就听闻宣帝病危的隋朝已经陈兵边境,陈叔陵逃出宫后与堂弟陈伯固发动叛乱,刚刚成为皇太后的柳敬言不得不出面收拾,她一面安排先帝丧事,一面安排北境防护之事,一面命人平叛。

陈叔陵为人尖刻,他治理湘州时,把当地弄得民怨沸腾,可是陈顼宠爱他,只是训斥几句;他好盗挖古墓,当年挖开了谢安之墓安葬母亲,不想叛乱被杀后谢家又把他的母亲弃尸荒野,他的妻子儿女也都被杀,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。

最终,陈叔陵叛乱被平定,隋朝也没能趁虚而入,待陈叔宝痊愈,柳太后就将朝政交还给了儿子。柳敬言成功跳出了郭皇后的魔咒,走上了阴丽华的太后之路,她的果断决绝也赢得了朝野臣工的敬重。她有着与光武郭皇后相似的人生经历,却拿着阴丽华的人设逆风翻盘,只可惜她的丈夫和儿子拿到的并不是光武帝和汉明帝的剧本。

其实,陈叔宝即位初期还是不错的,当时的陈朝经历了宣帝年间的北伐,国力损耗,于是,他下诏求贤、爱惜民力,鼓励农业发展,数次大赦天下想要安定民心,陈叔宝虽然为人庸懦,爱好游艺,但绝非宋废帝、齐废帝那样残暴之主。

陈叔宝的昏庸当然是陈朝灭亡的原因之一,但更要看到,天下一统已经是大势所趋,隋朝的实力远胜于陈朝,即使是英明神武的陈霸先,或者是经文纬武的陈蒨在世也只能延缓陈朝的灭亡,天下大势在此,不是一人可挡。

陈亡入长安—《陈书后妃传》

柳敬言当了七年的皇太后,陈朝灭亡时与儿子等人一同被迁往长安,儿子被封为长城县公,作为胜利者的杨坚对他们还是不错的,一应待遇都优从厚,再次经历亡国之祸的柳敬言似乎已经看穿了一切。

当年江陵城破,如今建康城破,虽然时隔数十年,但何其相像。柳敬言当然知晓亡国之君的危险,不知当初陈叔宝向杨坚请封,博得隋文帝一句“全无心肝”评价的主意是不是柳敬言给儿子出的,虽然陈叔宝落得了一个千古骂名,却得到了两晋南北朝以来亡国之君难得的善终。

仁寿四年授长城公太夫人,爰及子孙,并家超叙,或雁玉珥铭,或钮金驱传,五日来丁,光辉满室,龙灵所口,当世荣之。大业十年赐东都甲宅一区。十一年春遘疾,二月十五日薨于河南县之安世里,春秋八十有五。—《隋故金紫光禄大夫长城公太夫人柳氏墓志铭并序》

后来,柳敬言的庶女陈氏(宣华夫人)入宫侍奉隋文帝,得到文帝宠爱,在独孤皇后去世后代掌后宫,仁寿四年,陈叔宝离世,整个陈氏一族的大家长自然又落到了柳敬言身上,朝中赐封为长城公太夫人,在隋朝撰写的墓志铭中可知她在陈叔宝去世后依旧得到优待,还福荫子孙。

如果联系后来柳敬言的孙女入宫服侍杨广,或许可以做出一个推断,陈叔宝去世后,柳敬言积极谋划,让年轻貌美的孙女陈婤去服侍新皇帝杨广,这种作为虽然出于无奈,但给整个陈氏家族带来了极大利好,杨广正是因为对陈婤的宠爱将散落在边地的陈朝皇族召回京城,并且任命为各地各级长官,这在一个亡国皇族中是极为罕见的。

杨广在位期间,柳敬言受到厚待,杨广还在新都洛阳给她安排了一个大宅,柳敬言以85岁高寿离世,朝廷命人亲撰墓志铭,其中对她多有赞誉,对比她的儿子陈叔宝,她的评价可要好太多了,可见当时的隋朝对这位前朝皇后也是颇为赞赏的。

总结

柳敬言生于乱世,两次经历亡国之祸,她出身高贵却半生忐忑,最幸福的时光大概还是儿时的太平岁月,为人妻子,她寄人篱下数年,立为皇后又时时担心郭皇后的悲剧重演,好不容易当了皇太后,没过几年又亡了国,但是她没有因此沉沦,而是积极谋划,为夫家赢得了一个亡国皇族鲜有的好局面。她虽然没能像阴丽华那样名垂青史,但也书写了一番别样传奇。